快捷搜索:

看得出这家公司已经不是马云一个人的事情这样

  9月10日晚,阿里巴巴20周年庆活动将近收官,杭州奥体中心突然出现一片亢奋的欢呼声。一辆卡车搭载着重金属风乐队从跑道一侧驶出,朋克装扮的马云更是给观众带来了惊喜,马云开唱了。

  一首《怒放的生命》。马云选这首歌的确很配他当晚的卸职演说:“世界这么好,机会那么多,我这么爱热闹,哪里舍得这么年轻就退休离场。咱们换个江湖见。”

  本以为这是当晚活动最大的彩蛋了,怎料,新晋董事局主席张勇同样是一身朋克打扮,登上了舞台,一首《youraisemeup》(你鼓舞了我)随之而来。

  前有马云“怒放的生命”,后有张勇“你鼓舞了我”,二人又同样以朋克风出现,相唱相随,让当晚阿里巴巴舵手“权杖交接”这一严肃的事儿,变得轻松起来。

  此后,蚂蚁金服董事长井贤栋领头,30多位阿里巴巴合伙人与张勇并肩同框,又是一曲《朋友》,将现场观众的热情再次推入高潮。

  显然,阿里合伙人用这种方式向马云、阿里员工、合作伙伴传递一个信号:请对新团队放心。

  制度传承,显然是马云留给这场交接的最大亮点。大河报大河财立方记者注意到,马云此次首谈卸任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一事,他表示:“为了这一天,我等了十年。今天不是我的退休,是制度传承的开始。不是一个选择,而是制度的成功。”

  为了此次传承,马云早已有意淡出。对于“马云就要不上班了”,大河报大河财立方采访中发现,阿里内部对此出奇的平静。一方面是因为,即便是阿里员工、即便你在杭州阿里西溪园区上班,一年也未必能见到几次老板。更有甚者,一年也见不到一次。阿里员工对此早已习以为常。另一方面,自去年马云宣布“交棒”计划,虽有一年过渡期,但整个阿里集团的工作轴心已实质性转向张勇。

  一家公司的传承问题无非两种:家族延续或者创始人转移。前者主要适用于单一股份型公司,后者主要适用于存在几个联合创始人的公司;前者风行上千年,后者流行于新经济崛起之后。李泽楷接班李嘉诚,徐小平、王强把新东方留给俞敏洪,是上述两种传承模式的集中体现。

  这位阿里巴巴的“灵魂人物”,在公开信中数次强调制度的重要性,并称他的交棒“标志着阿里巴巴完成了从依靠个人特质,变成依靠组织机制、依靠人才文化的企业制度升级”。他也说:“只有建立一套制度,形成一套独特的文化,培养和锻炼出一大批人才的接班人体系,才能解开企业传承发展的难题。”

  新加坡国立大学商学院教务长兼讲席教授柯滨说:“公司小的时候,一个人拍板问题不大;一旦公司壮大,这样的风险就非常大。”

  他相信,马云卸任的短期影响很难说,毕竟集团需要时间过渡,但长远而言这对企业发展有积极意义。

  “阿里巴巴长期的制度建设,让整个团队不断稳健,看得出这家公司已经不是马云一个人的事情这样的传承越早越好,也有利于下面的人更好地放开手脚,获得更多机会。”柯滨指出。

  “过去20年,有人说马云你运气真好。”马云否认了这一说法,“其实不对,阿里犯过的错误,不比任何一家公司少,但我们也做了很多重要选择。每次重大决定,从来没有从商业利益出发。20年的所有决定,都跟钱无关,我们在思考,投入和技术,是否和价值观和愿景吻合。”

  阿里价值观,是马云为阿里留下的最大财富。在20周年年会上,阿里巴巴发布“新六脉神剑”:以“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”为使命,价值观由六句阿里土话组成客户第一,员工第二,股东第三;因为信任,所以简单;唯一不变的是变化;今天最好的表现是明天最低的要求;此时此刻,非我莫属;认真生活,快乐工作。

  这是马云主持编写的阿里价值观,在内部被称为“新六脉神剑”(企业价值观)。

  据其内部员工表示,“新六脉神剑”诞生历时14个月,其间,阿里巴巴举行了5轮合伙人专题会议,9场组织部成员讨论,超过2000多条员工建议,修改超过20稿。

  马云曾提到,“阿里巴巴在历史上所有的重大决定,都不是因为这个业务能赚多少钱,没有思考这个业务能赚多少钱,而是来自我们的价值取向”。价值观让阿里巴巴在困难和面临巨大压力的时候依然敢于坚持。淘宝、支付宝、阿里云的诞生,阿里在诸多时刻的取舍和选择,背后的决策之源均是被称为“六脉神剑”的阿里价值观。

  事实上,阿里的价值观也经历过一系列发展和演化,在阿里巴巴创立之初,就确立了“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”的使命。2004年,阿里巴巴将“成为一家持续发展102年的公司”定为愿景,并正式形成了客户第一、团队合作、拥抱变化、诚信、激情、敬业的“六脉神剑”价值观。

  马云表示,过去20年,阿里因为价值观而与众不同。未来20年,阿里应该也必须因为坚持价值观而与众不同。

  制定航线,摇旗呐喊,犹如定海神针,又信任新人,培养人才,愿意放权马云对于阿里的意义,不言而喻。两者互相成就,两者也密不可分。

  马云转身之时的阿里,4600亿美元市值,国内第一,全球科技领域前五,从体量上来说已然是庞然大物,且其旗下支付宝、天猫、淘宝等产品应用,已深刻进入到人们生活,成为这个移动互联网时代最具代表性的特征之一。

  演讲过程中,马云多次哽咽。最后,他抱拳告别:这个世界有很多美好的东西我要去玩玩,也有很多不美好的东西我要去折腾。退休不意味着离场,希望未来的江湖青山不改、绿水长流,后会有期!

  就在去年9月10日,阿里官方微博放出的马云新名片上,印有乡村教师代言人、TNC(大自然保护协会)全球董事、联合国世界妇女峰会联席会议联合主席等十余个身份。

  “我不会停止下来,我觉得阿里巴巴它只是我梦想中的一个而已。我今天还很年轻,我还有很多地方没去折腾,还有很多事想做。”这是10日晚,马云在现场留给观众的话。

  事实上,他虽然辞去了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一职,但他并没有离开阿里巴巴。目前,马云仍然拥有两个身份阿里巴巴001号员工和阿里巴巴合伙人。

  在阿里巴巴的体系中,董事会的大多数董事人选由合伙人提名。也就是说,谁当董事局主席要经过合伙人同意。而阿里巴巴有两个“永久合伙人”,其中之一就是创始人马云,另一位则是蔡崇信。

  坊间有传闻,马云、蔡崇信是5人委员会的永久成员,其他3个席位会换届。这个委员会负责对合伙人新增候选人提名,由所有合伙人投票,得票3/4以上即可通过。此外,5人委员会还决定合伙人奖金。也就是说,委员会掌握着合伙人系统的人权与财权。

  但从这一治理结构看,马云股权的多寡、是否担任“前台”的董事局主席,并不影响其在“后台”对阿里方向盘的实控,更何况,阿里巴巴精神领袖这一职责,马云是不会也不能卸任的。

  张勇对阿里最直观的贡献是造出了天猫,捧红了中国的“双11”,让淘系电商由“菜场时代”迭代至购物中心时代。此后,天猫成为阿里生态圈的第一品牌、第一支柱,成为全球知名品牌商打通中国线上市场的“门户”。进而其交易规模先后击败了亚马逊、沃尔玛,在全球零售业笑傲风云。

  2018年9月10日,马云宣布了“权杖交接”计划。而在阿里内部看来,该消息宣布的那一刻,标志着公司已实质性进入了“张勇时代”。

  今年5月15日,阿里公布了2019财年第四季及全年业绩,这是拟新任董事局主席张勇交出的第一份成绩单。2019财年,阿里营收3768.44亿元,同比增长51%,净利润802.3亿元,同比增长31%。

  新任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张勇当晚登台演讲,宣布了阿里巴巴新的五年计划目标:服务全球超过10亿消费者,通过平台继续成长,实现超过10万亿人民币以上的消费规模。

  “我们希望做一家好公司,我们希望我们的客户、我们的合作伙伴过得比我们好。”张勇说。

  他透露,为此,阿里巴巴将进一步推进全球化、内需、大数据云计算三大战略,同时全面推进“阿里巴巴商业操作系统”的建设。作为数字经济平台,将用面向数字经济的商业、金融、物流、云计算等数字基础设施,更好地帮助企业客户全面走向数字化经营和智能化经营。

  为了阿里的战略,马云之前已经密集布局,赶赴多地密集洽谈合作。8月22日,河南省人民政府、郑州市人民政府同阿里巴巴集团宣布在数字经济方面达成战略合作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